和英特尔说拜拜!苹果Mac改用ARM自研处理器

CFan 电脑爱好者 2020-06-23 10:27产品 标签:英特尔 处理器 苹果

在刚刚开幕的WWDC大会上苹果官方宣布了一件大事:Mac PC系列产品线将与X86阵营说拜拜,改用基于ARM架构的自研处理器。这意味着,继iPhone、iPad、Apple Watch和AirPods之后,苹果旗下的又一条硬件产品线完成了换“芯”之旅。

7b45b8a3-7e7f-424a-a497-9b6904e5b50b

不是第一次换芯

实际上,Mac在历史上曾经历过多次换芯的过程。比如,1984年Mac的处理器从MOS 8位6502处理器换成了摩托罗拉68K;1994年又从68K系列换成了PowerPC;2005年与PowerPC“离婚”,并与英特尔旗下的X86架构处理器展开了长达15年的婚姻。

iMac

苹果自研处理器在iPhone(如Apple A13 Bionic)、iPad(如Apple A12z Bionic)、Apple Watch(如Apple S2)和AirPods(如Apple W1/H1)等领域都取得了成功,而苹果也在不断打磨自研芯片的旅途中掌握了CPU、GPU、NPU、音频、视频乃至基带层面的核心技术。当Mac也加入到苹果自研处理器的大家庭后,可以打通手机、平板、PC这些强调计算力设备之间的软硬件生态。

b8e5d39d-42cd-4b44-88b2-e904ce7526ad

苹果能成功吗

苹果自研处理器在Mac取得成功的概率超过90%。原因很简单,Final Cut Pro、Logic Pro等专业软件已经为基于ARM架构自研的处理器做好了适配准备。与此同时,微软的Office,Adobe的Lightroom、Photoshop等生产力应用也都能在新一代Mac上满血输出,可以通过虚拟机运行Linux、Docker等专业工具,你甚至还能直接在Mac身上运行iOS和iPad OS上现有的APP,真正做到了移动端与PC端的一致性体验。

17a40831-8291-443d-bb12-d9e94dcc3529

ead10ce1-6ebb-46f4-a1a8-87aa5ca4662b

777ec4ba-963a-4aba-bbab-9aa9f6e961a7

按照苹果的计划,2020年底我们就能买到首款搭载自研芯片的Mac,而苹果也为新Mac准备了2年的过渡时间,在此期间开发者可以通过苹果提供的Xcode、Rosetta 2等工具以及DTK平台实现应用的跨平台迁移。

在此期间,搭载英特尔处理器的Mac依旧会保持迭代更新,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将看到ARM和X86两种生态Mac的协同发展,但这种局面具体可以维持多久,就要看苹果自研的芯片最终能否取得成功了。

来自微软和英特尔的试水

实际上,早在苹果之前,Wintel联盟都曾尝试过跨生态的征程,但最终却都以失败告终。

先来看看英特尔。

dims

2012年,英特尔发布了代号为Medfield的移动SoC处理器——Atom Z2610,和我们熟悉的高通骁龙、华为海思麒麟等基于ARM架构的SoC不同,英特尔Atom Z系列移动平台采用的是与PC一脉相承的X86架构,先天性能更强一些,但在功耗、发热和兼容性方面的表现欠佳。

lenovo_k900_main_article_4_1370522664

Atom Z系列随后还经历了从Clover Trail+(如Atom Z2560)到Moorefield平台(如Atom Z3580)的迭代,始终没能在手机圈打开局面,很快就泯灭于历史的长河之中。

再来看看微软。

面对iPad的成功,微软一直也想搞一套适用于平板电脑和二合一设备的生态环境,在2011年初便演示了运行在ARM架构上的Windows 8,并于2012年改名为“Windows RT”系统,并被用于自家的Surface RT系列产品线。

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的Surface RT

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的Surface RT

如果说英特尔Atom的失败源于底层硬件架构的兼容性,Windows RT的失败则要归结于软件生态的崩溃——我们所熟悉的很多应用都无法运行在Windows RT系统上。随后,微软还推出过Windows 10 S试图扳回一城(用于骁龙笔记本),但该系统只支持UWP应用却不支持Win32程序(也就是咱们熟悉的后缀为.exe的软件)依旧是最大死穴。

UWP应用

UWP应用

最近,微软还在打磨新一代的Windows 10 X,该系统是为双屏笔记本量身定制,代表产品就是还未上市的Surface Neo,它能以沙盒方式运行Win32程序,算是解决了Windows 10 S的最大不足。

得生态者得天下

总之,Wintel联盟已经没有早前那般稳固了,微软一直都想拉ARM架构的处理器入伙,而英特尔则想将X86架构的处理器运行在Android系统环境中。

只是,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,微软和英特尔都没能取得成功,始终没能解决软件和硬件之间生态的割裂问题。

反观苹果,自研处理器在iPhone和iPad领域的成功,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、开发者和APP生态,在很多生产力场景中(如PS、视频渲染),APP的运行体验并不比X86软硬生态差多少,而且效率往往更高。

那么,你觉得当Mac电脑武装了ARM架构的自研处理器后能否重新定义生产力?你又是否期待此类设备的上市呢?